500篇短篇合目录

老子影视第九达达兔,时光与你都很甜达达兔番外篇,达达兔小蝌蚪影院在线观看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发火,也是她第一次挂他电话。

    刚开始时他有点慌,本想立刻回拨电话给她,跟她道歉解释的,但是后来又突然觉得这不就是老天给他与她分手的机会吗?只要让她对他失望、死心,她自然能与他撇清关系,以后也不会再因他而遭遇到危险,这不就是他所希望的?

    虽然这样做会让他痛不欲生,但只要他们母子俩能拥有平安快乐的未来,那就足够了。

    所以,接连三天他都没打电话给她,而她竟也没再打电话来,看样子真的气得不轻。

    可是谁能告诉他,他们母子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呢?

    “少爷,你怎么站在这里?”奉命去准备茶点的大婶端着一大盘的糖果与点心,讶然的站在他身后问道。

    大婶的声音扩散开来,顿时引来不远处父亲的注意,接着便听见父亲的声音朝这方向响了起来。

    “齐烙吗?还不快过来,在那边做什么?”

    他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然后看见那对令他朝思暮想的母子。

    她好像清瘦了些,而他们的儿子身上的外伤也已痊愈,乌溜溜的大眼睛和上回在公园看见他时一样带着好奇与些许怕生。

    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完全忘了他这个曾经陪他玩溜滑梯的人了。

    那么他是否也已经完全忘了曾经被绑架、被殴打得浑身是伤的恐怖记忆呢?

    他心痛的祈祷着,希望已经忘了。

    “干什么像根木头一样的杵在那里?昀Y都辛苦的抱着孩子远从嘉义自己搭车上来了,你连句‘辛苦了’都不会说吗?”齐士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来了?”没理会父亲,齐烙看着施昀Y沙哑的问道。

    施昀Y没有应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你们聊吧,我有点累,想回房休息了。”齐士强有些受不了小俩口之间的气氛,起身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兰室里一片沉静,两个人都没再开口说话,小念綦也乖巧的窝在妈妈怀中,好奇的看着两个不说话的大人。

    不知过了多久,施昀Y终于率先忍不住了。

    “你是不是很不希望我到这里来?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可以马上离开。”她看着他直言。

    “我没这么说,只是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而已。”他弱弱的说。

    “因为你迟迟不来,所以只好由我来了。”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齐烙顿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么快就进入主题。问题是他还没想通,还没想好呀。

    “你怎么上来的?自己搭车吗?那应该很累了吧?我先带你去房间休息,你以前住的那间房间一直都还保留着。”他说。

    第11章(2)

    “你在害怕什么?”她蓦然开口问道。

    “我没在害怕什么。”

    “好,那你在逃避什么,为什么拒绝和我面对面?”她换个方式问他。

    “我们现在不是面对面了吗?”他微笑着说,只是脸上那抹微笑怎么看怎么僵硬。

    “好,既然面对面了,那就坐下来谈一谈吧。”她率先找了张沙发,抱着儿子坐了下来。

    “你不累吗?”他犹豫的问,仍站在原地上。

    “不累。”她毫不犹豫的回答,然后沉默地看着他,等他坐下来真正的面对她。

    齐烙又挣扎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认输投降的挑了张沙发坐了下来面对她。

    “念綦身上的伤都好了?”他问她。

    “我以为你不关心这个。”

    “我怎么可能会不关心?”他苦苦的笑道。

    “如果关心,过去两个多月来也不见你来探望儿子,一次都没有。”她控诉般的说,然后又接着道:“说真的,为此我有点怨你,你不想见我也就罢了,但念綦受伤住院,你至少也该来探望一下吧?他是你儿子。或者,你怀疑我说谎骗你,怀疑念綦根本就不是你的骨肉?”

    “我从未怀疑过这种事!”他迅速说道。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过去两个多月来,你连一次都不愿意去嘉义?不要再说你很忙了,我要听真话。”她直瞅他,表情相当的严肃。

    齐烙倏然沉默了下来,施昀Y也没有催他,而是耐心的等待着,一边轻摇着怀中想睡觉的儿子,一边轻唱着歌手张悬的“宝贝”哄他入睡。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眉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齐烙第一次见她哄儿子睡觉,那温柔慈爱、充满母性光辉的模样让他入迷,不由自主的看呆了。

    好美的画面,好温馨的感受,这是他所爱的女人,以及他的儿子。如此美好的他们是属于他的,不是别人的。他想守护这样的美好,想守护他们。

    与其相信别人不如相信自己。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为避免再发生上回的事,你才更要将他们带回身边,好好地保护。

    爸爸之前对他说过的话突然在这一刻一句又一句的从他脑袋里冒了出来,让他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整个彻悟了。

    “睡着了吗?”他看着他们母子俩轻柔地开口问道,深情隐藏在他深邃的眼中。

    “睡着了。”她点头道,脸上有着无尽的温柔与慈爱。

    “抱他到床上睡吧,你会比较轻松,他也会睡的比较舒服。”他柔声道。

    “你又想逃避,不想与我面对面的交谈吗?”施昀Y平静地看着他说。

    “不,就是想和你好好的谈,所以才想要你抱儿子到床上睡。我不会再逃避了。”他看着她认真的回答,表情坚定决然。

    她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点头相信他。

    将沉睡的儿子暂时交给孩子的爷爷照顾之后,施昀Y跟着齐烙来到他的房间。说是他的房间,其实和外头一般小坪数的房子差不多,因为里头不仅规划了卧室和卫浴空间,还有客厅和书房,以及一个小吧台,就差没厨房而已。这就是有钱人呀。

    和他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还替他生了一个儿子,但这却是施昀Y第一次有机会走进他的私人领域,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要不要喝点什么?”他问她。

    “有什么喝的?”她看了下客厅边小吧台问道。

    “酒、咖啡、果汁、鲜奶、矿泉水。”还真是应有尽有。

    “这里有冰箱?”她怎么没看到?

    “在吧台下。”

    “噢。”

    “喝什么?”他再次问道。

    “果汁好了。”

    齐烙倒了一杯苹果汁给她,自己则选了一瓶矿泉水。

    “你不是想知道这阵子我为什么一直不去嘉义吗?”坐下来后,他直接主动开口道。“因为我在害怕担心你们若再和我扯上关系,是不是又会受伤?我在想,是不是应该退出你们的生活,让你们继续当温医生的妻子和儿子比较幸福快乐、平安健康?与其拥有你们,让你们生活在未知的危险中,不如失去你们,让你们拥有平安快乐,这就是我一直没去嘉义找你们的原因。”

    施昀Y顿时遏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因为她没想过他会这么想,没想过他不去找他们母子竟会是为了这个原因。

    “你怎么会这么傻?”她哭道。“你认为失去你之后,我还能幸福快乐吗?”

    “温家人对你们很好,只要没有危险的威胁,我觉得可以……我以为可以……”

    “不可以!不可能!”她斩钉截铁的哭喊道,“你为什么不想想我的心情?我爱你啊,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知道,因为我也爱你。可是就是因为爱你,我才会这么害怕,怕上次的事会再发生,怕若真的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的话,你会不会因此而开始怨我、恨我,因为那一切灾难都是我带给你们的。”他痛苦道,他也舍不得他们。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大全,最新言情小说超速更新!